2020年1月20日,PHOSLOCK北京公司召开2019年度年终工作总结会,会议主要分为各部门工作汇报、签订目标责任书及表彰先进三个部分,总经理刘廷善先生在会上对2019年度工作成绩表示肯定,指出了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改进措施,全面部署了2020年度工作任务。PET董事张志刚先生、马宁平先生应邀参会并讲话,代表PET对PHOSLOCK北京公司2019年圆满完成既定目标表示祝贺,并对公司发展前景寄予厚望。领导讲话及工作汇报优秀团队及优秀员工表彰优秀团队奖优秀员工奖*佳上进奖精益求精奖活力四射奖足智多谋奖签订目标责任书2019年1月21日,PHOSLOCK北京公司全体员工受邀参加合作伙伴北京北华中清环境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举办的“奋斗为本 善革善成” —北华中清2020年工作会暨评优表彰典礼,并在典礼上表演舞蹈《锁磷剂之歌》和改编歌曲《我们不一样》,热情奔放的文艺节目受到与会者的普遍欢迎,展现了PHOSLOCK北京公司员工的青春朝气及高昂的精神面貌,同时在典礼中展示了部分PHOSLOCK项目的施工视频。典礼结束后,PET董事及公司全体员工共进晚宴,并举办了生动精彩的欢乐迎新活动,晚宴全程欢声笑语,掌声不断,此时此刻全体员工卸下了2019年的重担,对2020年的工作信心满满。笑语欢歌辞旧岁,喜庆祥和迎新春。PHOSLOCK北京全体员工举杯相庆,共同祝愿phoslock明天会更好。2019,我们不负过去,2020,我们不惧未来!值此新春佳节来临之际,PHOSLOCK北京公司全体员工祝您新春愉快,万事顺遂。地址: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南路2号院6号楼902室邮编:100176电话:010-67862208

     本文件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海洋研究科学委员会、全球赤潮研究组于2019年联合发布。该文件以全球的视野和宏观的角度,客观的为水环境决策者、管理者及学者提供了蓝绿藻水华防治的解决思路和对策。     文件剖析了蓝绿藻水华的危害、有害蓝绿藻优势种群、蓝绿藻水华在全球范围内的分布特征、以及现阶段蓝绿藻水华治理所面临的挑战。      文件指出,外源治理是控制蓝绿藻水华*为行之有效的长久措施,但其功效可能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显现。然而,蓝绿藻水华所带来的危害,特别是对饮水安全的威胁,迫切需要我们采取迅速、有效的响应措施来与之应对,以弥补水体水质对外源负荷削减的响应延迟。     文件对蓝绿藻水华防治的方法进行了分类介绍,并对每种措施的优劣及其适用条件进行了横向对比。其中,文件对作为矿化物的Phoslock®锁磷剂在水质提升和底泥钝化的两方面效用都进行了简明扼要的介绍:原文截图矿化物法Phoslock®锁磷剂是一种吸附、螯合正磷酸盐的黏土产品,能够与正磷酸盐螯合形成稳定的磷酸镧矿化物,永不被蓝绿藻及其他生物所利用。这一产品适用于内源污染为主导的水体。  底泥钝化法  底泥钝化是指在沉积物和上覆水之间形成一层活性或惰性的钝化层,以抑制沉积物向上覆水的污染物释放通量。以Phoslock®锁磷剂为例,在沉积物上层形成几毫米的活性钝化层,就可以抑制沉积物中的磷向上覆水的释放。附:原文地址: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南路2号院6号楼902室邮编:100176电话:010-67862208

模拟条件下富营养化浅水湖泊真光层锁磷剂钝化沉积物中磷元素的固定与释放一.介绍削减地表水中磷浓度是控制藻类过度生长和治理富营养化的重要措施1、锁磷剂(Phoslock),即镧改性膨润土(LMB)粘土。2、 Phoslock中镧元素在厌氧条件和pH5-9.7范围内对磷的结合能力非常强,因此新形成的这种矿物非常稳定。3、 LMB已应用约200个水体的修复。一些试验证实了LMB对磷的结合在削减沉积物内源磷释放中的作用。4、 LMB在沉降过程中能通过吸附作用大大削减水柱中的溶解态磷。当吸附了磷元素的LMB沉积到沉积层表面时,会在沉积物/水界面形成一层由LMB组成的新生层,进而拦截沉积物向上覆水释放的磷。5、 物理扰动生物扰动会破坏覆盖层,使得LMB材料被垂直埋藏或者水平迁移,但这并不会影响该材料吸附磷的能力,反而能促进它捕获孔隙水中的磷6、 浅水湖泊中,由于水动力的原因,沉积物常常会再悬浮到上覆水体的真光层中,相比于湖床,真光层中有着更高浓度的DO、DOC,更高的PH值以及更多的藻类7、 尽管LMB在治理水体内源磷污染中应用广泛,但当LMB钝化沉积物再悬浮到真光层,人们对于此时磷元素固定和释放行为了解较少。研究目的:模拟真光层条件下,研究真光层中再悬浮的LMB钝化沉积物中磷元素的固定与释放二.研究方法实验先通过柱培养试验检测出黑暗下沉积物+LMB+藻条件中上覆水的DO、pH、TP、TDP、DIP。并测定了低初始磷浓度(<300μg/L)下磷酸盐的吸附等温线,得到了EPC0。在LMB修复后开展沉积物再悬浮实验为评价LMB在光区沉积物反复受到干扰时降低水中磷含量的效果,进行了6组再悬浮试验:(1)仅沉积物;(2)沉积物+藻;(3)沉积物+LMB(LMB/可释放磷质量比为200:1);(4)沉积物+LMB+藻类,(5)沉积物+LMB×2(LMB/可释放磷质量比400∶1),(6)沉积物+LMB×2+藻。实验在室温下用1.05L的池水在烧杯内进行三次。处理(1)、(3)和(5)保持在黑暗条件下,(2)、(4)和(6)持续光照。样品放置72小时后,开始进行再悬浮试验。在0、4、8、12、16、20、26和32天,在水—空气界面下10 cm处测定DO和pH值。然后提取60 mL水,测定上覆水中的TP、TDP、DIP叶绿素a和DOC浓度。再补充60毫升的新鲜池塘水。无论是否有LMB沉积物,都重新悬浮。使用搅拌器以300rpm操作15分钟,在沉淀—水界面上方放置8cm的搅拌器的叶片,进行再悬浮以产生完全混合的状态。*后探究pH的影响,并进行统计分析。三.结果分析1、柱培养实验在整个33天实验中未经处理的底泥和经改性粘土处理的底泥的水的pH值保持在一个相对恒定的值(范围在7.4~7.8之间)。DO浓度较低但处于缺氧状态DO未被耗尽(范围为0.8 ~ 2.5 mg/L)。未处理和LMB处理的底泥之间的DO浓度没有显著差异。光照条件下藻类的存在一般会增加pH值,但随着藻类生长状态的不同,在不同的采样时间pH值变化很大。平均pH值依次为:sediment,sediment-LMB, sediment-LMB×2与藻类生长状态一致(图2)在实验过程中,无论是未处理还是LMB处理的水体中磷的浓度都呈现出逐渐下降的趋势。采用LMB覆盖可显著降低上覆水体中磷的浓度,然而随着培养时间的延长这种减少会增加。图22、EPC0测定用在初始浓度较低(< 300μg/L)时磷酸盐的吸附行为来检测沉积物磷浓度。sediment,sediment-LMB, sediment-LMB×2的EPC0为62μg、33μg和23μg因此可知沉积物的上氧带添加LMB降低了EPC0值,从而降低了沉积物释磷的风险,使沉积物由磷源变为磷汇。3、再悬浮实验LMB的存在控制了藻类的生长。sediment,sediment-LMB,sediment-LMB×2平均叶绿素a浓度分别为750μg/L,171μg/L,64μg/L但是随着实验的进行sediment,sediment-LMB水中藻类迅速繁殖。无藻类时水样中就含有12-14mg/L的DOC,藻类的增殖显著增加了DOC含量,sediment和sediment-LM**品的DOC含量远远高于sediment-LMB×2样品与叶绿素a含量的差异是相符合的。在黑暗条件下有或没有改性粘土的沉积物上覆水的pH值相对稳定,在7.7~8.0之间波动。光照条件下藻类的存在一般会增加pH值,但随着藻类生长状态的不同,在不同的采样时间pH值变化很大。DO与pH之间存在显著的相关关系,各沉积物的R2值均>0.8.因此藻类的生长也决定了DO的水平,较高的叶绿素a浓度对应于藻类光合作用产生的高pH和高DO。再悬浮实验中黑暗条件下没有藻类和光照条件下有藻类TP、TDP、DIP含量遵循了同样的顺序:sediment≫sediment-LMB > sediment-LMB×2。光照条件下藻类的存在显著降低了LMB对磷的结合效率。但是藻类的存在显著增加了底质或LMB改性底质上的水体中TP的浓度。事实上,在藻类存在的情况下,TP大多以颗粒状磷(PP)的形式存在。这说明磷的积累是由于藻类对磷的同化和储存。相反,在有藻类存在的情况下上覆水的TDP、DIP浓度明显减小。TDP的降低在很大程度上是DIP的浓度降低造成的。经过LMB处理的沉积物上的水的TDP和DIP较低,但在有藻类存在的情况下,TDP总体上有轻微的显著增加。四.讨论1、 第0天,在有或没有LMB的水柱中,初始DIP浓度远高于相应的EPC0,因此在试验过程中,DIP将存在从水到沉积物的通量,水柱中DIP浓度降低。2、 实验结束时各组的DIP、PP、DOP的浓度都相比于初始值减少了。PP的减少可能是因为土壤颗粒物在静止条件下的沉降,LMB促进了颗粒物的沉降,有利于降低PP浓度;DOP的减少可能是因为颗粒物(LMB和沉积物)的吸收以及生物的分解作用。3、 在柱培养实验中,LMB很大程度的降低了水中的磷浓度。但是LMB覆盖可能会促进缺氧条件的形成以及释放更多的DIP/DOP。因此静态的LMB覆盖必须要考虑这种问题。捕集释放磷的效果取决于磷的吸收能力和磷通量的大小。计算结果表明,如果LMB完全去除了水柱中的磷,LMB的捕磷能力也略有下降(<1%)。因此,LMB截留磷的潜力很大,此外,上覆水中的低水位将增加水柱和沉积物之间的浓度梯度,这将导致更大的扩散通量。因此,在第26天之后,当LMB钝化沉积物上的水DIP低(<3μg/L)时,拦截效果将显著;因此,磷从沉积物向上覆水的扩散将较高。4、 在碱性条件下,LMB对磷的吸附受阻(图4)。同时,在碱性条件下,结合铁、铝氧化物等金属氧化物的磷可以从沉积物中释放到水中,更有研究表明,DOC会削弱LMB吸附磷的能力。因此,考虑到pH值和DOC浓度,我们希望在光照条件下有更高的DIP浓度。然而,我们的结果表明,与在黑暗条件下观察到的相比,在光照条件下沉积物的DIP浓度要低得多(表2)。对于LMB改良后的沉积物,在光和暗条件下的DIP浓度都非常低(表2)。光照条件下,水中的DIP浓度较低,可能是由于藻类吸收速度快,而pH值较高,DOC浓度较高。事实上,随着蓝藻的大量繁殖,沉积物上的水从第0天到第4天的浸提浓度急剧下降(图3)在LMB修正后的沉积物上覆水中,藻类和LMB的吸收导致DIP浓度更大程度的降低(图3)。因此,由于DIP的耗尽,藻类在沉积物或沉积物LMB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或在沉积物LMB×2的整个培养期内生长不好(图3)。由于藻类对磷的快速吸收,DIP浓度保持在沉积物的EPC0以下,可能促进了磷的释放。因此,藻类和LMB在再悬浮和光照条件下的吸收结合起来,充当了将磷从沉积物中泵出的机制。此外,由于异养细菌能吸收磷,而且池塘水中含有大量的有机物,这些细菌在黑暗实验中的作用很重要。5、 DIP浓度显著降低,但DOP略有增加,表明从水到藻类出现了大的DIP通量,从藻类到水出现了小的DOP通量。此外,LMB的存在导致DIP浓度显著降低,但DOP的变化很小,这意味着从水到LMB出现了大的DIP通量和非常小的DOP通量。6、 有藻类存在的光照条件下PP浓度比无藻类的黑暗条件较高,因为两者都存在再悬浮现象,所以这可能是藻类中的磷导致的。从长远来看,藻类中的磷也可以作为DIP的来源,因为沉入沉积物中的藻类将成为可释放的有机磷组分的一部分,另一方面,LMB固定的磷主要以HCl-P的形式存在。因此,LMB可以通过降低水体中的磷含量和稳定的磷形态来控制藻的水华。论文原文Li Xiaodi, Zhang Zhiyong,Xie Qiang,Yang Renjie,Guan Tong,Wu Deyi. Immobilization and Release Behavior of Phosphorus on Phoslock-Inactivated Sediment under Conditions Simulating the Photic Zone in Eutrophic Shallow Lakes.[J].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2019.

2019年10月,北京林泽圣泰环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顺利通过三体系认证工作并于近日取得证书,即《工程建设施工组织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环境管理体系认证证书》、《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认证证书》。地址: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南路2号院6号楼902室邮编:100176电话:010-67862208

水体富营养化不仅影响水资源的利用、渔业的发展,而且会刺激有害藻类的暴发,使水域丧失生态功能和价值。同时,水体富营养化还给人们的生活和经济带来极大的危害和损失。相关调查表明,我国湖泊、水库富营养化的比例分别为77.00%、30.80%,湖泊富营养化成为我国*严重的水环境问题之一。沉水植物作为初级生产者,在水生态系统中起着重要作用,重建沉水植物群落结构被认为是修复富营养化水体的有效手段。我国富营养化浅水湖泊成功修复的案例以惠州西湖和太湖五里湖*为典型。通过恢复沉水植物群落结构,惠州西湖子湖———南湖从以浮游植物为主导初级生产力的“藻型湖泊”转变为以沉水植物为主要初级生产力的“草型湖泊”,形成了稳定的食物网结构,透明度由30 cm提高至150 cm,水体总磷、总氮含量分别降低54.50%和52.70%;太湖五里湖水体从藻类占优势的浊水态向水生植物占优势的清水态转变,透明度由39 cm提高至70 cm,水体总磷、总氮含量分别降低23.80%和20.70% 。同时,沉水植物群落也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如藻类遮光、风浪扰动、营养盐负荷及鱼类摄食和扰动。因此,研究沉水植物在浅水湖泊修复过程中的生态机理及影响沉水植物群落结构重建的相关环境因子,对富营养化浅水湖泊的治理有着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指导意义。笔者综述了沉水植物在富营养化湖泊治理中的生态机理,以期为科学合理地开展富营养化浅水湖泊修复实践活动提供理论依据。 沉水植物对水质改善的作用机理①对氮、磷营养盐的控制氮、磷是植物生长的必需营养元素。长势良好的水生植物可使水体中总氮、总磷含量明显降低 。沉水植物除了通过根、叶吸收水体中的氮、磷及控制水体中营养盐浓度外,还可在光合作用过程中产生氧气扩散到根际并进入沉积物,影响沉积物氮、磷的循环。相关研究表明,沉水植物覆盖的区域中,氧气可以渗透至沉积物表层20 mm处,而在无沉水植物覆盖的区域,氧气的渗透深度仅4 mm;沉积物中的Fe2+在沉水植物根际氧化作用下形成Fe3+,并与PO43--P形成铁-磷复合体,抑制磷从沉积物释放到水体中。同时,沉水植物通过促进沉积物-水界面的反硝化作用,还原硝酸盐,释放出分子态氮(N2)或一氧化二氮(N2O),减少水体中的氮营养盐。研究表明,苦草(Vallisneria L.)、黑藻(Hydrilla verticillata L.)、金鱼藻(Ceratophyllum demersum)、伊乐藻(Elodea nuttalli)、狐尾藻(Myriophyllum L.)、菹草(Potamogeton crispus L.)均能有效去除水体中的氮、磷等营养盐含量,其中以苦草****。金鱼藻、伊乐藻、眼子菜(Potamogeton L.)、狐尾藻、苦草等沉水植物通过叶片吸收等方式,对水体中总磷具有较好的去除效果,尤其在春季和秋季,金鱼藻对水体中总磷的去除率高达92.00%,且对总溶解性磷的去除率也高达90.93%。在太湖梅梁湾的生态修复工程区中,沉水植物的根系吸收作用和化学反应促进作用使沉积物总氮、总磷营养盐分别由修复前(2003年)的7 043、1 370 mg/kg降低至2 929、352 mg/kg。②提高水体透明度沉积物再悬浮会直接影响水体的透明度,而沉水植物可以减缓水流速度和风力,并且通过根部固定沉积物,抑制再悬浮。同时,沉水植物还可作为悬浮物的捕获器,促进沉降,进而提高水体透明度。Horppila等进行为期83 d的研究发现,在沉水植物金鱼藻和钝叶眼子菜(Potamogeton obtusifolius)生长的区域,表层沉积物再悬浮量为793 g(DW)/m2,而在无沉水植物生长的区域,表层沉积物再悬浮量为1 701 g(DW)/m2。研究发现沉水植物覆盖率大于30%的湖泊能够长期维持清水态,而沉水植物覆盖率小于30%的湖泊则再度发展为浊水态湖泊。在沉水植物生长的区域,通过沉积物再悬浮带入水体中的磷元素含量为11.8 mg/(m2·d),无沉水植物生长区域的磷元素含量为24.5 mg/(m2·d)。由此可知,在缺乏沉水植物的富营养化湖泊中,沉积物再悬浮会导致水体磷营养盐浓度增加。 沉水植物对藻类的控制机理① 营养盐竞争沉水植物可以通过吸收氮、磷营养盐、无机碳等竞争限制藻类的生长。离子态氮(NO3-、NH4+)、磷(PO43-)是初级生产者直接吸收利用的营养形态。不论沉水植物是否存在,藻类的生物量与湖水中氮、磷的含量呈正相关 。但藻类生命周期短,对水体中氮、磷营养盐固定能力弱,而沉水植物具有过量吸收营养物质的特性,个体大,生活周期长,体内积累的氮、磷多,储存较藻类稳定,能有效降低氮、磷循环速度、控制藻类的暴发 。对于根系不发达的沉水植物如黑藻、伊乐藻、金鱼藻等,主要依靠自身叶片吸收水体中的营养盐,如NO3-、PO43-、CO2和HCO3-,进而与浮游植物形成竞争关系。研究表明,大量沉水植物可以导致水体中磷含量急剧下降,造成浮游植物缺乏营养盐而难以在夏天形成水华。对于根系发达的沉水植物如眼子菜、苦草、狐尾藻等,可通过根吸收和促进沉积物中化学反应等方式对内源污染进行控制,削减浮游植物营养盐来源。②化感作用沉水植物分泌的化感物质可抑制水体中浮游植物的生长,减弱浮游植物或附着藻的遮阴效应,促进自身生长。化感物质可使藻类细胞的生理作用产生变化,如影响抗氧化酶活性、碱性磷酸酶活性,促进丙二醛等有毒物质积累,从而引起藻类生物量的减少。通过化感物质抑制藻类生长的沉水植物至少有37种,其中以狐尾藻、金鱼藻、伊乐藻、茨藻、轮藻等的化感作用较明显。不同沉水植物分泌的化感物质对藻类的作用不同,从而影响浮游植物种类组成。研究发现,狐尾藻通过分泌化感物质抑制碱性磷酸酶活性,减少叶片表面磷的释放量,降低附着藻的磷元素来源,限制附着藻的生长;水蕴草[Elodea densa(Planch.)Casp.)和伊乐藻可以通过化感作用抑制附着蓝藻的生长,进而限制附着藻生物膜的形成,促进叶片表面对光照和营养盐的吸收 。③其他作用浮游植物不具有主动运动能力,通常需要借助风浪、水流等外力作用,而沉水植物可以减弱风浪对水体的扰动,使浮游植物失去漂浮的助力,加速其沉降。此外,沉水植物还可以影响浮游植物对光照的吸收,限制其群落的发展。 沉水植物对浮游动物的影响沉水植物群落可为浮游动物提供主要的栖居地和避难场所。在浅水湖泊中,水平迁移(Diel Horizontal Migration,DHM)是浮游动物常见的行为。浮游动物迁移至沿岸带或沉水植物茂盛的水域中,躲避鱼类等的捕食,维持种群数量、群落结构稳定发展,加强对浮游植物个体、种群甚至群落结构的控制作用 。水体中的浮游甲壳类动物生物量与沉水植物在水体中的占有体积(Plant Volume Inhabited,PVI)呈显著正相关(R=0.47,p=0.000 1)。当缺乏沉水植物时,浮游动物的种群密度处于较低水平(<1 ind/L),而浮游植物的密度则处于较高水平(38 mm3/L);当沉水植物的PVI>15%~20%时,浮游甲壳类动物生物量处于较高水平,且体型较大的个体居多 。由此可见,沉水植物群落在一定程度上可保证浮游动物的种群数量,实现对浮游植物的控制,有利于维持湖泊的清水状态。沉水植物的生态效应机理不同营养级的上行效应(Bottom-up Effect)和下行效应(Top-down Effect)相结合维持着生态系统群落结构的稳定。沉水植物对无机环境的影响以及与其他生物之间的相互作用(图1)保证了生态系统中上行效应和下行效应及其他级联效应的正常发挥 。图1 浅水湖泊中沉水植物对湖泊水环境的影响沉水植物对营养盐的吸收和钝化抑制上行效应对浮游植物的促进作用,降低水华暴发的可能性。另外,沉水植物群落结构促进肉食性鱼类生长,保证生态系统中下行效应的发挥,即肉食性鱼类捕食草食性鱼类、浮游生物鱼类,优化鱼类种群结构,降低沉水植物、浮游动物被大量捕食的压力,达到控制浮游植物的效果(图2)。图2 湖泊生态系统上行效应(通过营养盐)-下行效应(通过摄食)和其他效应模式影响沉水植物恢复的因子① 藻类的限制富营养化湖泊的初级生产力通常以浮游植物为主,呈现浊水态。藻类的遮阴效应、营养盐和无机盐的竞争作用会阻碍沉水植物的生长以及在水域中的空间分布。研究发现,在富营养湖泊(氮0.93mg/L;磷0.33 mg/L),附着藻对沉水植物的遮阴达到86%。当水体中磷浓度大于0.05 mg/L时,藻类大量生长形成水华;藻类释放的有色溶解有机颗粒物(Particulate Organic Matter,POM)增加光散射,导致光衰减(蓝光,波长476~495nm)也随之增加,从而影响沉水植物的光吸收效率,引起水体底层缺氧及植物根系腐烂等现象发生。水华暴发形成气泡浮渣也会增加光的衰减,对沉水植物造成影响。藻类形成的附着生物膜不仅影响沉水植物叶片表面的光吸收,还阻碍叶片对无机碳的吸收,影响碳酸盐在叶片表面的扩散 。针对藻类引起的不良影响,通常可以采用生物控制与物理通气、曝气等方法 。物理通气等方法可破坏藻类的垂直分布,增加水体CO2,增大叶片与CO2的接触面积,解除CO2限制。浮游动物也可实现对藻类的控制。在发生藻类水华时,可投放、接种浮游甲壳类动物如长刺溞(Daphnia longispiana)、大型溞(Daphnia magna)和方形网纹溞(Gerzoda daphnia gamaranaura)等进行控制 。②鱼类的影响草食性、杂食性鱼类及底层鱼类会对沉水植物造成影响 。由于草食性鱼类食量大,每天摄食沉水植物的量甚至超过鱼自身的重量,当摄食强度超过沉水植物的再生能力时,会导致沉水植物大规模减少甚至消失。而控制草食性鱼类的生长,会促进沉水植物的生长。去除武汉东湖草食性鱼类之后,微齿眼子菜(Potamogeton maackianus)自行恢复至6 000 g(WW)/m2的生物量。鱼类对底泥的扰动及排泄作用导致底泥中营养盐释放至水体中,刺激藻类生长,反过来抑制沉水植物生长。Wright等对英国2个湖泊进行研究,发现当去除湖泊中的鱼类(396 kg/hm2),沉水植物覆盖度由1%上升到93%,生物量由1.0 g/m2上升到46.7 g/m2;当再度引进鱼类时,沉水植物生物量又由46.7 g/m2下降至4.8 g/m2。由此可见,鱼类是沉水植物生长的重要限制因子。 展望富营养化浅水湖泊修复过程中,控制营养盐和构建健康的生态系统是主要目标。了解沉水植物在富营养化浅水湖泊治理中的生态机理,恢复沉水植物群落是富营养化浅水湖泊修复的重要方向。但是作为维持湖泊清水态的关键因子,沉水植物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因此,现阶段通过改善基础环境恢复沉水植物是实现富营养化浅水湖泊生态恢复的有效途径。在采用“恢复沉水植物群落”手段进行富营养化湖泊修复时,笔者提出了以下几点建议:(1)针对不同地区(如不同气候带等)的修复对象,结合客观实际,优先选用土著种、化感作用强、根际固定作用强的沉水植物用于控制藻类及沉积物内源污染;(2)在沉水植物群落构建初期,采取相应措施减少相关因素对沉水植物生长的影响,如通过添加絮凝剂等透明度提升工程、浮游动物控藻手段等,保证沉水植物在修复初期快速生长;(3)为促进沉水植物群落结构的快速形成,建议在初期去除水体中草食性鱼类和底层鱼类,以减少鱼类对沉水植物的摄食及对沉积物的扰动;(4)当系统趋于稳定时,适当放养肉食性鱼类(如鳜鱼等),结合生物操纵原理,进行水生态系统构建,使生态系统中的上行效应和下行效应得以发挥,从而进一步加强系统的稳定性。